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嫡女无敌:鬼医幽王妃 > 第1102章 大结局

第1102章 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嫡女无敌:鬼医幽王妃最新章节!
  
  
  
  “暂时不回去,待我的魔力恢复一些,就得想办法召回魔族,”弑天停了停,接着道,“先别说我,冰云,你体内的力量只是因为你有了身孕而暂时封印,待到你生下孩子,那力量还是会觉醒,而且依你的体质,是很容易被激发的,你要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  
  “这么麻烦?”卓冰云皱眉,“那我能不能散掉这力量?我练‘大般若掌’,是为了对付魔族,既然你有心召回他们,我也没必要再练下去了。”
  
  “散掉可惜,”弑天摇头,“如果只有魔族力量,转给我就好,可惜还有神族的力量在里面,我要不了。再者,世间生灵不断有修炼成魔者,想要回到魔界,每隔一千年,九星连珠之际,魔界入口的结界就会变薄,只要用你的力量就能打开入口,送他们回去,散掉了就太可惜了,他们还要多等一千年。”
  
  “这样啊,那不能请我生父到时候把结界入口打开吗?反正魔族是要回魔界,又不是来捣乱。”卓冰云越发郁闷,这力量不要都不行,算怎么回事。
  
  “不能,具体原因我也不知,总之这力量你最好是不要留,这样,你想办法把这力量封印在魔族后人体内,一代一代传下去,等到需要的时候,再告诉他(她),让他(她)利用这力量,打开魔界入口。”
  
  卓冰云思虑一会,点头道,“这样也好,我会留意的,多谢舅舅提醒。”
  
  于是,在所有事情解决之后,她才寻找魔族后人中合适的人,暂时储存这股力量,一代一代相传,最终找到了最合适的人,就是百里华裳,并在她帮助下,于千年后的九星连珠之时,打开魔界入口,放回那些地下城的魔族,她也彻底了了那桩心事,羽化登仙去。
  
  “那我先走了,你自己小心,”弑天正色道,“记住,不准你替天蔻报仇,我自有计划。”
  
  “你有什么计划?”卓冰云追着问道,“你现在这样弱,那些捉妖师又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,一旦给了他们机会,他们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,你可不要对他们抱有什么幻想。”
  
  他们能趁着生母那样虚弱的时候直接杀了她,或许卓冰云还不会觉得这样恨,毕竟人魔殊途,不是不能理解,但他们对生母做出那种天理不容之事,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。
  
  要不是因为怀孕,她体内的力量被封印,加上诛灵给她下了必杀北冥长夜的指令,而列长恨又极力替她压制,此时她早已狂性大发,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。
  
  所以大致来说,她的劫难,算是过去了吧。
  
  “当然不会,”弑天冷笑,“我怎么可能指望他们改变对魔族的看法!总之我会替天蔻报仇,你安安心心地生孩子就行了。”
  
  之前是因为他体内有法器,无法杀人,如今他却是因魔力被诛灵吸走,暂时很虚弱,只要过一段时间,他魔力恢复,一定能杀了他们,替天蔻报仇。
  
  “那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,不要自己逞强,知道吗?”卓冰云自知说不过他,再者她现在怀着身孕,也没有办法帮他,只能先应下来。
  
  “我知道,”弑天忽地向外看了一眼,“震王回来了,我先走了,今晚我们见面的事,别告诉他,免得横生枝节。”
  
  “舅舅!”卓冰云叫住他,“你不回魔界,现在住在哪里?”
  
  “无所谓,山上林中,到处可住。”魔族一向与自然为伍,无论多么恶劣的环境,都可以生存,处处无家处处家。
  
  “你去将军府吧,”卓冰云提议,“我父亲母亲他们都不在府上,那里很安静,你正好可以安心养伤。”
  
  弑天略一思索,点头道,“也好,那我先去了,过两天再来看你。”
  
  说罢即消失了踪影。
  
  门外果然响起轻到几乎听不见的脚步声,接着是北冥长夜低声问落雪,“冰云睡了?”
  
  “是,王妃与卓夫人已睡下了,一切安好,王爷放心。”
  
  北冥长夜“嗯”了一声,“好好保护她们。”
  
  “是。”
  
  脚步声接着远去,北冥长夜显然是不想打扰到卓冰云休息,却不知她并没有睡,原是想等他进来,跟他商量一下替生母报仇的事。
  
  蓦的,“弑天的话,你就肯听?”
  
  卓冰云头也不回,冷冷道,“你还来做什么,我说过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  
  列长恨沉默,他给冰云的法器还在,弑天到来,布下结界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  
  不过因为确定弑天不会伤害冰云,所以他才一直没有出手,刚刚他们的谈话,他都听到了。
  
  “舅舅是为了我好,而且他会替我生母报仇,我到时候也会帮他,而你却一直要我放弃,如果你是我,你会听谁的?”卓冰云一脸冰冷地道。
  
  列长恨嘴一张,原本想说什么不知道,出口则成了无奈地叹息,“我承认我那天太冲动,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,我很抱歉,但我真的是为你好,如果你能好起来,王爷必不可能让我留在你身边,如果你一直解不了‘血咒’,我还是要替王爷照顾你,这有什么不同?”
  
  “结果是一样,可你的心思不对,”卓冰云终于回过头来,那神情却是冷漠的,“你明知道我不可能跟别人在一起,还说出那样的话,分明是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,我对你很失望。”
  
  列长恨苦笑,“我的心思一向如此,而且我不认为我有什么不对,也不觉得这有多卑鄙,你这样看我,我很难过。不过你放心,不管你怎样看我,我还是会保护你,保证你的孩子顺利出生。”
  
  “不必了,我不想再欠你更多,你快点走吧,以后都不要再来了,我给生母报仇的事,你也不要阻拦,否则我们就是仇人。”
  
  卓冰云不再理他,上床盖好被子,闭起眼睛。
  
  然而她此时心中各种滋味都有,又哪睡得着。
  
  “冰云?”卓夫人听到动静,迷迷糊糊叫一声,“怎么了,要如厕吗?”
  
  “去过了,”卓冰云帮她盖盖被子,“没事,母亲,睡吧。”
  
  “哦,那睡吧。”卓夫人正困着,见没什么事,翻个身继续睡。
  
  列长恨略站了站,即悄然离去。
  
  其实他今天来,是因算到弑天有一劫难,可能会度不过,希望弑天能随他回去,潜心修炼,修成正果的。
  
  不过看冰云这样,是不打算相信他,再者人各有命,他也不能随意改变天命定数,只能作罢。
  
  ——
  
  “王爷,宗主率众人前往将军府了,说是发现那里有魔族气息,似乎是魔尊在将军府。”
  
  一大早的,黑鹰就进来禀报。
  
  “什么!”卓冰云“腾”一下站起来,脸色大变,“他们怎么知道?”
  
  舅舅昨晚才过去,捉妖师们就知道了,怎么这样快?
  
  不会是列长恨向宗主说的吧?
  
  那个卑鄙小人!
  
  北冥长夜皱眉,“冰云,听你这意思,你也知道了?弑天是不是来找过你?”
  
  “是,”卓冰云急的冷汗直冒,“昨晚来过,是我让他到将军府休养的,那些捉妖师应该不会找到他才对,怎么……”
  
  “别急,我去看看,”北冥长夜放下筷子站起来,饭也不吃了,“弑天到底是魔尊,师父他们一旦靠近,他应该能知道,会离开的,放心。”
  
  “我也去,”卓冰云立刻跟上,“我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,舅舅会不会……”忽然想起自己会算人天命,忙掐指算了算,又失望地摇头,“算不到,舅舅是魔尊,命格异于常人,怎么办,舅舅会不会有事?”
  
  “不会,相信我,我去看看。”
  
  卓夫人劝道,“冰云,你别担心,长夜武功那么好,一定没事的,你别去了,你现在不宜受太大的刺激。”
  
  刚刚她就一直担心,冰云看到长夜,会不会又要拼死拼活地杀了他,没想到又出了这样的事。
  
  “我没事,母亲,你留在震王府,有人会保护你。长夜,咱们走吧,迟了就来不及了!”
  
  卓冰云哪放心的下,拽着北冥长夜就跑了出去。
  
  卓夫人知道阻止不了,只有连连叹息,赶紧到菩萨面前又多上了两炷香,希望菩萨能保佑女儿女婿平安无事。
  
  其实,卓冰云这次真冤枉列长恨了,容君鹤他们之所能知道弑天在将军府,还真不是他告的密,是容君鹤他们追踪而来的。
  
  谁让弑天如今魔力大损,而容君鹤又是这些人当中,法术最为高深的捉妖师呢?
  
  更重要的是,他不放心卓冰云,所以这些天经常有事儿没事儿到震王府外转一圈,昨晚就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,其他捉妖师当中也有法术高深的,彼此间一通气,知道弑天在将军府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  
  “妖孽,还不出来受死!”卞鸿波捏着兰花指,细声细气地叫,“魔族害人无数,都是受你唆使,你作恶多端,该是你偿还的时候了!”
  
  弑天一身黑衣,长发飞扬,脸色虽然不好,神情却是倨傲的,嘲讽冷笑,“少说的这样冠冕堂皇!你们这些卑鄙小人,当年虐杀我妹妹,今天我要杀光你们,替她报仇!”
  
  辛毅在旁道,“宗主,你听到了,魔尊是不可能改恶向善的,快点杀了他,别废话了!”
  
  容君鹤皱眉,朗声道,“弑天,你现在投降,还来得及,立刻把所有魔族都召回魔界,以后不要再进犯人类,否则……”
  
  “魔族我自要召回,不过我妹妹的仇,我一样要报!”弑天森冷的目光一一扫过他们,“当年虐杀我妹妹的人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,跟我没仇的,最好滚到一边,否则我一块儿杀!”
  
  辛毅等几个当年曾经污辱过天蔻的人都变了脸色,抢着叫道,“魔族凶残,人人得而诛之!”
  
  “妖女惑乱人间,本就该死!”
  
  “对,该杀!”
  
  弑天狂笑,“废话少说,来吧!”
  
  说罢双掌一挥,打出一团黑色气流。
  
  众人纷纷闪避,围将上去,各种法器满天飞,誓要将弑天格杀此地。
  
  卞鸿波眼里露出贪婪的光,“辛兄,魔尊果然魔力大减,这是咱们的好机会,之前说好的,打败魔尊后,他的内丹咱们二人平分,咱们的修为必然大进,说不定还能胜过宗主,你可不能独吞。”
  
  辛毅冷冷道,“那是当然,不过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弑天的魔力仍旧不容小觑,先把他拿下再说。”
  
  “只要咱们同心合力,不成问题,”卞鸿波轻轻笑了笑,“你看,弑天已经支持不住了,等到他被打成重伤,咱们再过去,正好捡漏。”
  
  容君鹤也看出弑天的魔力不足平时的五成,在一干高手的围攻下,几乎没有还手之力,一个不留神,被某一法器打中,狂喷起鲜血来。
  
  “都住手!”容君鹤自是看不下去,厉声喝道,“先问清楚,住手!”
  
  然而捉妖师们就怕弑天得了喘息的机会,会杀了他们给天蔻报仇,当然要尽快把他给杀了,怎么可能听容君鹤的话停下来。
  
  容君鹤气白了脸,这些人如此不顾道义,十几年前害死天蔻,如今又要置弑天于死地!
  
  可他总不能将捉妖师们都杀了吧?
  
  双方战成这样,不死不休,他要怎么才能阻止?
  
  谁料没等他想出办法,十几名捉妖师彼此打个眼色,猛地一起出招,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法器打中弑天,他发出凄厉的嘶吼,从半空摔落下来,动弹不得。
  
  卞鸿波大喜,“就是现在!辛兄,上!”
  
  两人立刻从左右飞奔过去,要杀死弑天,夺他内丹。
  
  说时迟,那时快,两道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奔而来,两股凌厉浑厚的内力分别攻向卞鸿波和辛毅,几乎要将他二人打成肉饼!
  
  两人大惊,不敢硬接,飞身让开,北冥长夜和卓冰云已经落在当地,辛毅怒道,“震王,震王妃,你们这是何意?难道你们要与妖孽为伍不成?你们怎能如此是非不分?”
  
  卓冰云脸色煞白,厉喝道,“是非不分的是你们!当年凌辱我生母,如今又要杀我舅舅,你们这些道貌岸然、卑鄙无耻的混蛋,全都该死!”
  
  众人被骂的面红耳赤,怒声指责,“你说什么,你敢这样跟我们说话?”
  
  “魔族本就该死,我们是替天行道!”
  
  “快让开,否则别怪我们下手不留情!”
  
  辛毅上前两步,就要动手。
  
  北冥长夜一个闪身把他拦下,森然道,“你敢动冰云试试?”
  
  “你——”
  
  辛毅死瞪着他,还真就不敢放肆,毕竟他武功卓绝,又是容君鹤的徒弟,背后有整个九玄天呢,能不跟他结仇,当然最好。
  
  “舅舅,你怎么样?”卓冰云返身扶起弑天,见他脸色白中带灰,大量鲜血从他嘴里涌出,眉宇间弥漫着死气,恐怕是神仙难救。
  
  “没事……”弑天一说话,又是不停地吐血,胸膛急剧起伏着,“我……早知道会是这样……我算到自己已经……没有多少天好活……”
  
  这就是命数,他躲不掉的,要不然也不会同意卓冰云的话,到将军府来了。
  
  卓冰云愤怒而痛苦,“都是我害了你!舅舅,你别说话,我这就带你去找列大哥,他一定能救你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